行业领跑者!

融通基金权益投资总监邹曦:核心资产效应始于2016年 基础是

文章来源:沪嘉秉里网 发布日期:2019-10-17 15:05:44
浏览次数:836

近年来,核心资产效应逐渐成为a股市场上一个重要的投资现象,这在a股历史上从未发生过。核心资产效应是如何形成的?记者采访了融通基金股权投资总监邹Xi。值得一提的是,邹Xi是公共基金行业的老手,也是市场上少有的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10多年,18年来从未换过工作的基金经理。

邹Xi以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“美丽50”为例,向我们展示了证券市场历史上最著名的核心资产效应。邹Xi重新进货“美美50”,并进行分析。1970年6月至1973年12月,以美国“梅梅50”为代表的行业领先公司的股票实现了明显的估值扩张,这是典型的核心资产效应。美国“美丽50”的宏观背景是,在经历了20世纪60年代沸腾的繁荣年代后,其经济增长在20世纪70年代下滑至较低的增长率。在上述背景下,尽管梅里50的每股收益增长率并不高于S&P 500,但由于其稳定性和产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的逻辑,其股价却实现了显著的超额回报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历史上著名的滞胀时期,但从1970年到1973年,美国的cpi指数处于下降阶段,为“美丽50”效应的发酵奠定了基础。从那以后,美国经济进入了持续高通胀状态,“50强”崩溃。

关于核心资产的内涵,邹Xi认为核心资产是一个趋同的概念。当经济生活中出现明显的产业趋势时,整个经济结构处于扩张状态,符合产业趋势的新兴企业蓬勃发展,可投资目标的外延不断扩大。此时,核心资产的概念难以凸显,或者难以维持。当经济生活中没有明显的产业趋势时,经济内生增长处于稳定期,新兴企业的增长受到限制,龙头企业在经营和金融方面的资源优势能够得到充分发挥,甚至挤压新兴企业的增长空间,形成核心资产的投资效应。

因此,邹Xi认为,中国经济进入股票经济阶段是a股市场核心资产上升的基本前提。以2016年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为标志,中国经济已进入股票经济阶段,表现出以下特征:经济增长中心下移,经济增长幅度下降,需求方面波动幅度下降;社会平均资产回报率下降了,对资本回报率的需求也下降了。汇率改革等打破金融体系改革的措施,进一步系统地压低了无风险利率。应加强政策调控,以支持经济,而不是强有力的刺激,并应进行更多的结构和体制改革,以提高现有经济的运行效率,释放增长势头。企业规模的扩张速度趋于平缓,整个行业越来越体现出简单再生产的属性。在扩张和内生规模扩张放缓后,成本、技术、品牌、渠道和资本优势产生的收益显著增加,信贷分层效应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。在股票经济条件下,各种因素都有助于促进公司利润持续增长,实现价值提升。这是核心资产效应的本质,或者说核心资产是重估中国股票经济的具体体现。

关于a股市场恢复交易,邹Xi发现,2016年之前没有明显的核心资产效应。他根据市值将神湾二号产业的前两家公司加权成一个指数。2016年前,上证综指的表现并不明显。2016年后,这种超越的程度和趋势将非常明显。当然,2016年后,陆家通的开放给核心资产带来了充足的海外增量资金,促进了核心资产效应的发酵。然而,基于投资科学的基本逻辑,邹Xi认为,股票经济仍然是核心资产效应的基础,海外资金的推动是实现核心资产效应的外部因素。

邹Xi认为,从2003年到2015年,中国经济有明显的产业趋势,经济内生结构正在扩大。2003-2004年的“五朵金花”在2007年开始达到重化工业的顶峰,中国经历了重化工业的一个巨大阶段。消费电子从2010年的硬件方面开始发展,直到2015年的移动互联网高峰期,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移动互联网浪潮。与此同时,消费升级的产业趋势继续贯穿其中。我们也可以从该基金的大量头寸中看出线索。在2003年至2015年的不同阶段,基金在周期股、消费股和tmt中出现了大量头寸,分别对应于这些行业趋势的发展。尽管2005年以qfii为代表的海外资金也大量流入a股市场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海外资金触底”,但并没有像2016年后那样产生显著的核心资产效应。

风险提示:本文中的信息来自公共信息。本文作者不保证此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。本文的内容和观点是基于历史数据的分析结果,并不保证本文所包含的内容和观点在未来不会改变。这篇文章仅供参考。无论如何,本文中表达的信息或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

(责任编辑:张明江)